上班路上邂逅一位老奶奶,一手拎著一方便袋橘子,一手拎著一本厚厚的老式日歷。心里猛然一驚:又到了換日歷的時候了!
自從有了印有山水、美人的掛歷和內容豐富的臺歷后,這種老式日歷幾乎退出市場,只有很傳統的老年人才會在每年歲末花很少的錢買上一本,將家中墻上的過期日歷換下來,開始翻卷計算著新的一年、新的日子。后來,隨著手機鋪天蓋地地占有市場,連老年人都有了老人機,不僅能知道每天的日期,連每一個小時都能大聲地報出來。如此,日歷,包括掛歷、臺歷,幾乎都淡出歷史舞臺。
今天這猛闖進我眼簾的老式掛歷,不由得勾起我兒時的回憶。兒時,家家戶戶墻上都釘著一根釘子掛著一本日歷,日子逝去一天,家里的大人便用手沾著唾液翻開一頁,用大鐵夾子夾著勾在釘子上。于是,逝去的日子便被懸掛著,未來的日子則妥妥帖帖地平整地貼著墻體站立著。小時候,日子好慢,節日好少,當所有游戲玩膩了,當內心渴盼節日時,便想起來去看日歷,往往會失望地發現:平貼著墻的日子還有很厚,離春節還有好遠。及至日歷終于翻到最后一張,換上新的一本日歷,還得翻走一些號頭才能等到春節來臨。春節來臨,家家戶戶大人們忙得熱火朝天,條件好的人家從過了臘月廿四就開始忙著殺豬、磨豆腐、索粉、蒸饅頭包子。蒸饅頭包子往往是最后一道程序,放在臘月廿七八去蒸。蒸完了,趁著熱鍋燒些熱水,一家子按順序洗把干凈澡,真正就等過年了。此時,作為孩子的我們開心得上躥下跳,而大人們,在開心中往往流露出些許落寞,感嘆一年又不經意間過去了。
如今,這一份落寞也悄悄地長在了我的心里,從感受到孩子衣褲漸小漸短,到孩子高出一頭以成年人的口吻對我說話,才恍悟:我們這一代,還沒敢在青春里張狂一下,就跌跌撞撞地被推進中年門檻,還沒從中年一地雞毛的生活中掙扎出來,卻又要滑到中年的尾巴向老年奔去。眼看著許多同齡人忙不迭地戴起了老花眼鏡,不由得慶幸自己眼睛視力尚好,然而,又能掙扎多久呢?
撕日歷
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 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上海快三开奖遗漏 福彩20选5每天开奖结果 e博百家乐—官方网址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v90 麻将来了猜猜乐玩法在哪里 四川成都市福彩即开刮刮乐 比特币行情图 七乐彩杀号专家 以太坊挖矿机一天能挖多少 神龙娱乐平台正规吗 足彩半全场全包盈利 莱特币矿池端口 河北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表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 bet365体育在线中文版 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一点击进入 赢现金捕鱼安卓版手游